21st Sep 2012
Paris 2007

星光灿烂

Etre/2007.10.08 Paris  我看见地面上点点的星星,从一个角度延伸到另一个角度,而我的眼里一定也有星星。我在旋转,我在上升,我在欢笑。他们也在旋转,在上升,在欢笑。忽然就有一个日子掉进脑海:2003年9月16日,凌晨6点,带着对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的憧憬,我看见了地面上那大片的星光 。那一刻,惊喜,忐忑,也充满幸福。而今的我又身在何处?从那端到这端,我遇到过多少人,我又有过怎样的对白?将来哪一个时刻,我会忽然忆及此时此景?这一刻的星光,快乐,以及身边陪伴的人? 星光灿烂,愿人生永远如此刻充满魅力。

21st Sep 2012
Pu Gong Ying

取舍

Etre/2008.01.01 一边是浮躁,一边是文化气息;一边是打拼和危机感,一边是相对的安稳和宁静;一边是人流涌动,一边是冰冷的鞋声回荡在小巷;一边是亲人,一边是异国他乡;一边是亲切,一边是高处不胜寒;一边是上海,一边是巴黎。

21st Sep 2012
Luo Hua

女人之间的妒忌

Etre/2007.07.31 Nantong  就象毒药。就象传染病。就象眼中刺。就象温水中的苍蝇。就象月色下的一个阴影。就象一幅画上的一笔败笔。就象突然降临的一场沙尘暴。就象深秋早晨的一场恼人的迷雾。就象宁静的夜中一阵刺耳的噪音。就象一朵怒放的玫瑰上一瓣破落的花瓣。就象女人之间的妒忌

21st Sep 2012
Island 01

九十九座岛屿

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我一直以来等待的,就是那第一百座岛屿。 Etre/2007.08.04 Nantong 当我看见你的时候,你正摇着你的那叶小舟,在海面上随意飘摇,脸上是惬意无比的表情,你背后是整个深蓝色的天空。你看见我的这座小岛,於是快速滑桨靠上岸来。你从包里取出火柴,从岛上随意找了些干柴火,开始点火做饭,脸上依然是惬意无比的表情—-你甚至,开始哼起了歌,歌声在安静的岛上传得很远….. 我忍不住走了出来,我是这座岛的主人,自然要和来客打招呼。你看见我显然吃了一惊,但你坐在原地没动,”Hi” ,你甚至开始招呼我吃你做的饭菜。我说,“请告诉我你从哪里来?” “那很重要吗?” 你说。“我很想知道。” 我再次开口。“从天边来。” 你指了指身后的蓝天,“诺,就是那里。” 你手指的地方,有一群海鸥正急急飞过。我没有作声,我看着你,我看到你的眼里充满着生命的热忱但你的脸上写满倔强。“请告诉我你从哪里来。” 我重复道。“从天边来,” 你再次作答,“我在路上行了九百九十九天,路过了九十九个岛屿,但是我没有发现我要找的那一个。” “你在找什么样的岛屿?” 我好奇的问。你歪了歪头,好像在沉思,笑了笑,然后说,“我要找的岛屿,我只有见到了才知道是不是我要找的。” 我哑然,顿了顿继续问,“那么,你怎么知道你一定会找到你那座岛屿?” 你调皮的笑了笑,转身向海,直指远方那些海鸥—-它们远远的盘旋回转,“因为,它们告诉我,我一定会找到!” “那么,你还有多少体力可以支撑你让你找到你梦想的岛屿?要知道,海里有时候风急浪大,地形复杂容易迷路,你也有可能碰到危险的大鲨鱼……” “我知道,” 你打断我的话,“可是我愿意,可是我一定要找到我要的那座岛屿才会罢休! ” 你说着,神情越发倔强起来。“好吧,” 我叹口气,“如果你中途遇到危险,你可以重新回到我这里。” “谢谢你,可是我想不会,因为,我只为梦想而活。” 你仰头重新张望天边的那群海鸥,“因为,我知道,那座岛屿一定存在! 他也在等待着我的到来!”

20th Sep 2012
Ting Yu

听雨

Etre in Paris, 2008-11-11 近来巴黎多雨,有时温柔,有时凶狠,敲打在屋顶上,声声入耳。雨夜里的茶水,也似乎多了一层温润,慢慢的化入柔肠。 想起小时候江南的雨,春天的细雨,一丝丝的,落在脸上柔柔的,抓一把在手心,瞬间就没了踪影。撑一把小花伞,在细雨蒙蒙中款步前行,看满地的油菜花摇摆生姿,看清澈的小河里的青蛙快乐嬉戏。“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大概就是这种意境了吧? 而夏天的雷阵雨,就是另外一种味道了。平地乌云,电闪雷鸣,能真的把小孩子吓哭。小时候,家里的伞大多很陈旧,却很结实,甚至还有那种古式的用细木头架撑起来的油雨伞,今日再也寻不到了。下雨的时候,就穿着黑黑的靴子,慢慢走着去上学。有的时候,也喜欢穿凉鞋,在水里趟过去,脏了,就在路边的水沟里荡一荡。不过最怕路上的蚯蚓,每次看见都极力躲避。那样的雷阵雨,每年夏天都陪伴我的成长。还有母亲亲自剪制的鞋垫,在靴子底慢慢荡漾的那种温暖……而每每下完雷阵雨后,天气都特别清爽,空气中满是稻草和树木的味道,简直就是炎热的夏日中的一抹绿阴。 而今,那样温柔或者畅快的雨,似乎也只能在梦里才能遇到了。自北上求学以后,每年春天和夏天都很少回家,对于故乡的雨也渐渐淡忘。两年前的夏天,从巴黎回到老家,又遭遇了那样的雷阵雨,只是我当时心境烦闷,白白错过了故乡的雨可以带来的美妙感受。 在巴黎,也有很多雨,不过下雨的时候,总给我一种孤寂的感觉。巴黎鲜有雷阵雨,就如同巴黎人一般,表面彬彬有礼,深处却缺乏那种痛快和爽直。不再有油菜花,不再有小青蛙,只有地铁,街道,办公室,卧室。怀念母亲当年缝制的温暖鞋垫,如同怀念那时候天空中的快乐雨滴。在巴黎任何一个拐角处,我都可以停下来,不慌不忙的拿出包中的雨伞 —- 蓝色花点的雨伞,将巴黎的雨点拒绝在我的世界之外。那个时候,那个曾经在雨中奔跑的快乐小不点,会想到多少年以后,她会在另外一个国度里听着另一片雨天吗? 这深夜,听雨,如同听雨打芭蕉,滴答,滴答,滴答……又如同听时钟,不紧不慢,却慢慢的暗示生命的消逝。我在想,雨是不是也有感情,当它从天空坠落入大地怀抱时,或者汇流入海时,它要敲打树叶,敲打屋顶,敲打植物,敲打桥面,敲打岩石,敲打一切可以敲打的东西,也许为自己找到归宿而歌唱,也许为失去在天空漂流的自由而失望和不满,也许要表达自己简单的欢乐和感激,也许为见到的一些人和事物黯然神伤……这雨,如同这个宇宙,装载了所有的秘密,没有人可以化解。 雨丝,如你有灵魂,今夜,你是否可将我这满腔的心思化解,或者,借我一用你的灵魂,让我在梦中神游大地,重回故里,将多年以前的温暖重新握入手心!雨丝,如你有灵魂,请你慰籍一个孤傲的灵魂,给她力量和热量,让她可以像鸟儿一般自由飞翔,可以如同你一般欢唱!

Pages:«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