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th Feb 2013
photo

Paris

铁塔上的巴黎 阳光下的巴黎 午夜前的巴黎 下雨后的巴黎   地铁里的巴黎 酒吧中的巴黎 喧嚣时的巴黎 眨眼间的巴黎   骄傲着的巴黎 冷漠着的巴黎 势利着的巴黎 虚伪着的巴黎   这繁华,这美丽 这寒冷,这孤寂 这红酒,这香水 这高处的不胜寒 和那所谓的浪漫   啊,让我又爱又恨的巴黎

04th Feb 2013
Le Récit d’une Chèvre Venant du Sud

Le Récit d’une Chèvre Venant du Sud

我是一只来自南方的羊 每天晒着那暖洋洋的太阳遐想 梦想着要快乐周游四方   有一天我去了波尔多城 喝下大桶美酒醉倒在葡萄丛中 从此昏睡了五百零一年   醒来我去游玩威尼斯城 坐着贡多拉船四处高声的歌唱 只看见成对的羊儿为伴   于是带着点隐隐的伤感 我重新启程去看那大海的震撼 到达了斯德哥尔摩海岸   我在那岛屿上整日游荡 吞下了一条鲜美鱼儿作为美餐 看见远处点点耀眼白帆   后来我经过布拉格广场 天文钟耶穌12門徒们向我眨眼 人群散了又来来了又散   忽然怀念我美丽的江南 大片的绿色红色和温暖的笑脸 那里大把可挥霍的时光   这一只周游了四方的羊 又回到那暖洋洋的太阳下遐想...

30th Oct 2012
潜伏

潜伏

秋风过,冬天不再遥远,落叶一片片吹来。我潜伏在自己的古堡中,冷眼看这世界的变迁。很多事情变了,很多人也变了,很多的很多都不会再来,甚至包括曾经的记忆。 潜伏的日子,我唱着自己的歌,听着自己的心跳,感受世界的寂寞,以及潜伏在表象下的人情冷暖。我依稀记得上个冬天关于春天的憧憬,而现在,当这个冬天以飞快的速度再次到来之后,我恍惚的回忆起之前的那个夏季,在海边的散步,穿着花裙的感觉,热风吹动长发的感觉。我想我一直有块火热的心,只是有时候不知道应该往何处摆放,应该打开还是封闭。很多事情都应该改变,也即将改变,只是,在改变之前,仍然有许多需要去完成,需要凝神,需要明目,需要承受。 于是,我选择潜伏,继续潜伏。从里往外观看这个世界,看日出,看日落。打开窗户的时候,感受这个季节的寒冷和残酷,可是那是多么的真实。其实世界一直都是这样的,从未改变。越高处,越不胜寒。 潜伏的日子,我选择沉默,选择思考,选择行动。我快乐吗?我幸福吗?似乎是,似乎又不是。我有很多故事,我有很多感悟,如果,你能够窥见我眼中的秘密。 我行走在自己的古堡中,听见自己的脚步回旋。我在等待出山的日子,去释放这潜伏中积累起来的巨大能量。在这之前,我会继续去凝神,去明目,去承受。

21st Sep 2012
Lacanau-Ocean

“人在巴黎”系列

“人在巴黎”系列, 从2003年初到巴黎开始写起。中间断断续续 。其它系列将陆续上传。 人在巴黎系列 (九):Lacanau-Ocean游记 1) 从巴黎逃跑后的第一天 Etre_07/09/2007_Paris Lacanau-Ocean,法国西南部Bordeaux附近的一个沿海城市,市中心全部走过只需要10分钟左右,巴掌大的一个地方,每年夏天的时候却能够吸引八方游客,尤以法国,英国和德国游客居多。 这次的出游,是同事A提议的,一个喜欢跳salsa的三十多岁的漂亮挪威女人,非常会玩,疯起来的时候比我要过分许多,总之,人以类聚。我们各请了一天的假,以便周四晚上能够从巴黎出发。出发的时候巴黎正下着雨,我们的车里响起音乐,向郊外驶去—-逃离巴黎的感觉竟是如此之妙! A的车虽然是公司给租借的,却是宝马香车,性能极好,所以我们一路上在座位上随着音乐蹦蹦跳跳,只恨不能像孙猴子那样翻跟斗了。虽然我是第一次坐A的车,我对她的车技仍然充满信心。天色越来越黑,雨也停了,路不停的向前延伸,好似永远没有尽头。A说全程大概需要7个小时,且开呢。接近 Bordeaux的时候,看见一座大桥,远远的发着模糊的光,有些鬼魅的味道。虽然我们只有mappy上打印下来的行程指示,A却没有一次搞错路径,让我感叹这个女人的厉害。到达旅馆的时候,已经是凌晨2:30。我们花了六个半小时在路上,虽然很累,心情却很轻松。老板娘提前给我们留了门,我们找到房间,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晨醒来,天有些灰蒙蒙的,我们於是沿着小城走了走。和巴黎的华丽精致形成鲜明的对比,这里没有特别别致的楼,景致里没有人工雕琢的痕迹,但是自然,放松,纯朴,就像一首优美的乡村民歌。而且早听说法国外省的人要热情许多,这次果不其然。随便找了家饭店坐了下来,饭菜比巴黎要便宜一些。我看到了我喜欢的Moule(贻贝),双眼闪闪发光,7欧换来满满一盘。和巴黎有些不同,有肉丝混在汤里面。忽然阳光就灿烂起来,乌云散去,将是一个灿烂的下午! 酒足饭饱,我们沿着市中心的小路散步,在我面前走过一个三岁左右的法国小男孩,他爷爷跟在后面。我走过去,小男孩看到我,忽然在我身后叫起来,”Je vois une Chinoise!” (我看到一个中国人! ) 就象看到新大陆一般(或者说,像看到外星人一般)。我呵呵大笑,转身,他爷爷已经把他抱了起来,周边的路人也抱以会心的微笑。呵呵,这里的亚洲人确实不多,难怪他有些见怪不怪,不过他怎么就那么确定我是中国人呢?有时候我在路上会有人用日文和我打招呼,或者会问我是不是韩国人…… 我们看到大西洋了。阳光下,强劲的风从远处刮来,一浪接着一浪,永不疲倦的冲击着海岸。永远有多远?永远是否像这么远?这里,我看不到远处的界线,只有天连着海,海连着天。远远的,我看见冲浪者的身影,同样毫无倦意的一次次在海浪中穿梭。而沙滩上的游客,脸上是轻松惬意的表情,任由阳光抚摸着身体。 我铺开我的沙滩被单,躺了下去,闭上眼……阳光是这般的好,可以让人忘记一切的忧郁;大西洋的风是这般的好,可以吹散一切的烦恼;而我,此时此刻,是如此的幸福,如同我心中没有任何可以诉说…..我甚至做了一个梦……直到在海里已经游过一圈的A用沙子将我惊醒……也许,我梦到了一座很久以前的沙国,那里有无尽的黄沙,取之不尽,用之不完……我也许是那里的一位公主……或者皇后…… 我又一次在大西洋的风里,在大西洋的阳光中睡了过去……我又做了一个梦……A又把我惊醒,这次是用大西洋的水滴……记得很多年以前,曾经很多次被这样的话语感动:“如果把太平洋的水全部倒出,也浇不灭我对你的爱情火焰。太平样的水能够倒空吗?不能,所以我并不爱你….. ” 那么,为什么不是大西洋呢? 这一天,虽然没有换上沙滩泳装,已经开始被bronzer了。法国这里可是特别流行bronzer,甚至有专门的美容产品和美容院帮助人工bronzer。我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变黑的皮肤看起来精神了一些,可是由於没有涂防晒霜,穿着牛仔和T恤躺在沙滩上,被不规则bronzer了—-比如说,手臂基本被晒得黝黑,除了最上面的1/8部分……虽然如此,我仍然和A在市中心的两个迪厅里狂舞至凌晨两点,中间当然有跳上台子跳舞的插曲—-疯狂如A,疯狂如我,怎么可能不尽兴而归呢?快散场的时候,一个男孩跑过来在我耳边说,“You are a super dancer! ” 他向我竖起了大拇指,我莞尔。 II) 第一次冲浪体验 Etre_07/14/2007_Paris 没想到我们那么能睡,次日一觉醒来已是中午。出去走了走,附近有个冲浪学校,一个戴着墨镜的法国帅哥坐在椅子上休息,这就是他们的教练了。正好下午有一堂两点开始的课,五个从巴黎赶来的女孩子将和我们一起学习冲浪。 大学的时候北大要求每个学生必须学会游泳,否则不能毕业,不过我们最后的考试只不过是二百米游泳,而我又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不去游泳池了,所以水平真的有限。我对大海是抱有原始的畏惧的,在国内只在天津看过一次海,真正见大海是从法国开始的。第一次在尼斯,那时候水温尚凉所以没有去游;第二次在巴塞罗那,第一次在大海里学会“跳” 海浪,但是心情还是很紧张,最害怕的就是一旦被海浪冲倒,我能够在水里失去平衡手舞足蹈半天站不起来,虽然水并不很深,但是会给心理造成很大的压力。 我们换上了黑色的冲浪服,非常紧身,其实水温还是有些凉的,冲浪服紧一些可以帮助维持体温,最后又套上一件黄色T恤,可以让教练随时看到我们。我的手臂竟然不够拿冲浪板,在另外一个法国女孩子的帮助下才运到海滩。教练先带我们去“Body surf” 进行热身,就是不拿冲浪板,看海浪打过来,急转身,随着海浪向回游。我刚下水,觉得有些天旋地转的感觉,因为整个大海都在动,看见教练走得很远,开始有些紧张了。练习了几次“Body...

21st Sep 2012
????

痛苦

Etre in Beijing, 2001 痛苦是黑色的 但是是那种带有一点亮光的黑色 关键就是要看你对那一点亮光和那片黑色比例的理解 这个时候很可能会死过去,而且是精神上的死亡 也很可能脱胎换骨,但是必须经历难以忍受的折磨 有可能让人疯掉的折磨 痛苦,赋予我们的,是一种痛彻五脏和血液的体验 痛苦的时候,可以随时听见自己眼泪在深处蹦溅的声音 灵魂似乎也要碎过去 其实那句话“死都不怕,还怕什么?”是错误的 因为死亡远没有痛苦可怕 但是只要忍过去 咬着牙忍过去 你曾经有过多少痛苦 便会在将来得到多少幸福 因为痛苦和快乐一样 不可能永远只给一个人 

21st Sep 2012
Nantong

在两个世界中游走

Etre  09/07/2006 于南通乡下 从香榭丽舍大街到南通的乡下,从灯红酒绿到小桥流水,我在两个世界中游走。在那个世界里,没有人真正的知道,这个世界的模样;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人真正的知道,那个世界的模样。 南通的乡下,有时安静但是也可以嘈杂无比,白日里有无数的声响,夜晚凌晨一两点的时候,仍可以听见远处狗吠的声音。去往南通城的路上,无数的灰尘,行人,和凌乱,回来的时候脸上身上一层灰。 这是生我养我的地方。翻看以前的照片,小学的,高中的,觉得很感慨。那个时候,少年意气,发誓要冲出农门要做出一番翻天覆地的事业。高三时的一张照片,斜靠在教室前的栏杆上,面容疲惫,好似在深山野岭里关闭多日的猴子,与世隔绝,但是眼神又是多么的坚定。如今的我,在外面经历了这么多风雨,面容渐老,只想问问自己,还需要漂流多久,还需要多少的困难需要我去克服。 那个灯红酒绿的世界,不属於我,霓虹灯再怎么耀眼,都进不了我的梦乡。而这个曾经养育了我十几载的世界,对於我来说,竟也开始陌生起来。这里的人,世风已不似早些年那样纯朴,金钱迷晃了许多人的眼睛,而邻里乡间,无数的长舌妇,聚在一起,论长理短,好似时间可以永远这般挥霍下去。 我爱我的家乡,这是我的根我的源,可是每次回来,觉得很多地方已经与她不相融。想当初,特地选了离老家很远的北京读书,只是觉得,有点”浪迹天涯“的感觉是一件有些悲壮的事情,而我,想要这种悲壮这种只可以前进不可以回头的气概。97年的时候,一个人拎着一个大行李箱和几个行李包,千辛万苦的赶到北京,那时候的我,多么的年轻啊,还记得在校车里看窗外的北京的那种激动和期待。如今,一晃9年匆匆而过,中间我经历了多少事情,遇见了多少人,有过多少迷茫,然后奋起的时光。 在两个世界之间,我永远在行走在路上。一直觉得,自己的肩上是有很多责任的,很多时候风雨迷糊了眼睛,只能和自己说,你需要坚强一些,再坚强一些。一直觉得,自己也是很幸运的,本来我完全会如同乡中无数的同年龄的女孩子一般,成为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农妇,早早结婚,生子,然后同一块薄田奋斗一生。可是在很多关键时刻,如同神助,我竟然闯过了许多关。也许,这就是我的命运,什么时候都需要自己去为自己争取,虽然中间的历程很艰辛,但是我最后仍然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知道这算公平还是不公平。 经过南通城的时候,发现很多新的建筑,新的体育馆,新的百货大楼,新的家居花园,有家乐福,有必胜客,有电脑城……而城里的中产阶层也正在生成状态中。而南通的乡下,也正在进行着” 还田为厂“的城市化进程。南通,如同整个伟大的国家一样,正在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我为这种变化激动和高兴,但是,经济的发展,是否一定需要重复西方国家曾经犯下的错误,也就是,对环境的污染? 游走在两个不断变化的世界之间,我听见行囊撞击大地的声音,就如这两个不断变化的世界一般,我也永远不是原来的自己。犹如烈焰从火山喷腾而出,轰鸣声一路绵延,我想我的旅途一定不会很平静,但是我会试着把阳光装进自己的行李中,虽然它有时候很不听话。

21st Sep 2012
Ai Si

追忆外公

Etre 2006-01-06, Paris 题记:十一月底以来,曾经想过要写一篇文章给外公,今天终于完成。如果原来,我不曾为外公做过什么特别的事情,这篇小小的文章就当作一点点心意吧。 前几天梦到外公了,在梦里,我好像是搀扶着外公过桥。 外公是十一月中下旬去世的,我是晚了几天才知道的,那么突然。原来还一直说要回家过年看外公。在电话里听母亲说起,眼泪当时就落下来了,母亲在电话里也泣不成声。当初要来法国留学之前,外公还说即使卖房子也要支持我;去年年底回家时买给外公穿的袜子,听母亲说到今天还是崭新的;外公走之前,还说他很遗憾至今都没有看见我成家。总之,今后,无论再怎么努力,都不可能再见外公一面了;今后,无论怎么努力,他都不可能亲见我将来的生活了。这种痛,痛在心口,何以描述! 外公是患食道癌去世的,一切都在预料之外,去年年底见他的时候,气色还蛮好的。我可以想象受这种病痛折磨的痛苦,或许,对外公来说,走,是一种最好的解脱方式。他在人间饱经风霜和各种人情冷暖,希望他在天堂里可以没有任何烦恼和痛苦,可以看自己喜欢看的地方戏,可以喝自己喜欢喝的酒,可以感知到我们对他永远的思念。 外公是一个太平常不过的人,他的一生平平淡淡,没有任何出奇的地方,不过和所有七旬以上的老人一样,他经历过各种戏剧性的“时代” :解放战争,土改,抗日战争,文化大革命……我想他经历过的各种事情一定可以说上好几天,但是就连我,也不曾和他仔细聊过他的过去。我想外公心灵上一定是非常孤单的,他把所有的往事都沉到河底,默无生息的生活着,沉默,寡言,如同风中的一支蜡烛,慢慢的消蚀着最后的岁月,不会引起任何特别的注意。 我的记忆中,小时候外婆给我的印象更深一些。在我很小的时候尤其十岁以前,每个暑假都会到姥姥家“消暑” ,因为外婆家的住房很通风,而且每个夏天中午外婆都会拎个竹篮下地,半小时以后再回来时篮子里就是满满的香瓜,黄色的绿色的老远就有香味,有时候还有西瓜或者其它东西。记忆里,好像真的没有特别多的关于爷爷的细节,然而我知道他肯定是疼我的。他并不是个善于表达的人,然而很久以来他一直很自豪的在其他人面前谈起我,夸我学业上很长进,是个特别聪明的人。他的生活上,非常非常的简朴,但是就在我上大学期间,他有时候硬要塞钱给我,我怎么让回给他他都不要。每次去他那边作客,吃饭的时候都会不停的给我夹菜。 外公和大姨还有外婆一起住,但是其他人都太忙了,后来大姨家又添孙子,重心更放在小孩子身上。外公一共有四个女儿,包括我母亲,她们对他都蛮好的,但是很自然的,许多家庭都有倾向把重心放在“祖国的花朵” 上。我这么长时间一直在外面学习,并不知道外公心里是不是会有些苦涩。他看起来还是一个很乐观的人,就在他生病的最后时刻,他还坚持一个人跑出老远去看地方戏,并且说“连毛主席都要去的,我担心什么!” 我曾经想过,如果有一天我能够的话,我要让外公还有外婆能够过上更为舒适的生活,外公的一辈子,和许多中国传统父母一样,年轻的时候为生存奋斗,之后任劳任怨的为孩子付出,等到了有一天年华已老,还是会说,一切都要为孩子,为孩子的孩子,为孩子的孩子的孩子! 外公,我一直希望人的灵魂和身体是分离的,这样的话,您在另外一个世界,也可以在冥冥中有感知。外公,我不会让您失望的,既然您那么为您的外孙女自豪。 外公,祝您在那边生活愉快,一切平安。我们永远爱您。  后记:新年初,写这么一篇忧伤的文章,也许并不是时候,但是我们能够做的,就是更加珍惜生命,坚强而温暖的生活,好好对待自己,并且好好疼我们至亲的亲人。这句话,怎么说都不会过时。

21st Sep 2012
Peking University

别一种滋味

Etre at Peking University /   紫木 早晨六点的时候,床头的桔黄色的灯会准时地刺目地亮起,惊惶地将我那还未从疲惫中喘息过来的大脑惊醒。我慢慢睁开了眼。灯光从宽大的窗帘后侧挣脱出去,投在对面的衣橱上,和四周的黑暗形成了一种很奇怪的对比。隐约中听得有踢踏着拖鞋去水房冲洗的声音,屋内的战友们依然沉浸在黎明前的黑暗中。 似乎再没有理由继续躺下去了。起来吧!我轻轻掀开被窝一角,找到了晨练的衣服,从床上小心地爬下来的时候,下铺的姐妹似乎翻了一个身。那一套洗漱用具被我三下五除二地使完后,又乖乖退回原位。忽然想起姐妹们对我灌输的“金玉良言”:“洗脸的时候一定不能着急,洗面奶要涂均匀,慢慢地揉擦……最好用热水洗完一遍后再用冷水……”对不起了,我最最亲爱的姐妹们,那套仪式我睡觉前一定严格执行。 楼道里,碰到了斜背着书包神色匆忙的A君,看见我,她先自笑了:“跑步啊?”我也回了个笑:“上自习啊?”明知故问的幽默过后,空气中立刻充满了欢快的味道,初露的晨光从楼门口上方一直斜照近来,照亮了空气中一粒粒飞舞的尘埃。 跑过博实和学雾,已然到了静园。有人在扯着喉咙使劲地读英文,在二体的墙壁上撞击有声,这么高声地念英文或许是受了李扬的影响?另一侧,有人在练篮球和网球,拼拚杀杀地造出了声势。这样的早晨,每个人的发梢都晃动着希望和灵气。伸伸手,踢踢脚,扭扭腰……阳光真好。 像打仗一般上完四个小时的课后,终于可以沿着那条斑驳的林荫道去往幸福的家园了。在不甚清洁却拥挤非凡的农园,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发自内心的喜悦和满足。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农园门口悄悄挂起了一块牌子:“学生之家”。我跟朋友说农园最让我喜欢的是这个牌子,看一眼心底就有暖洋洋的感觉。现在我就在那块牌子的正下方,背着鼓鼓囊囊的书包,昂首阔步地走了进去。 午休或不午休之后,新一轮的“四小时”开始上演。下午的课总在不自觉中弥漫着一种懒散而漫不经心的味道。心情不好或太好的时候思想就开小差,一个接一个。或者因为前夜开夜车太多而索性小睡,课后再怀着强烈的负罪感拼命看书,所谓“亡羊补牢,犹未晚矣”。可惜每次这样干时都如履薄冰战战兢兢过后还要反省几天,于是依然,很本分地不迟到不早退,很本分地听课作笔记。只是每日的狂轰滥炸后不免有些摇摇欲坠的趋势。于是,在和漂亮的同桌并排行走时,我会突然若有所思地扭过头去,问一句:“你看我是不是面有菜色?” 天色渐暗,轻灵的音乐覆住了整个北大,夜色中依次亮起来的灯火,覆住了人群中来回穿梭的我。那时,感觉就像一支在汪洋大海中独自飘荡的小船,周围的人如潮水般哗哗地流过,争先恐后地奔向远方。不能停留,因为远方有昭示。于是这条小船漂进了宽敞的自习室,在一片辉煌的灯火中遨游。抬头的时候,看见窗外不远处的图书馆,在夜幕中安详而慈祥地发光。一瞬间仿佛久远的记忆一路追随而来,在身边哗哗哗地飘过,只剩下我一个人,如此真实地坐在那张旧椅子上,静静地埋头看着书。

21st Sep 2012
Moon

在梦中

Etre at Peking University 在梦中。 我看见了一个背影。我抬起头的时候,他已经站在那里了,他的轮廓模糊而忧郁。他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是的,一动也不动。 我似乎大了一个寒噤,我睁大了眼睛,我不敢走过去,我屏住了呼吸。 月亮不知什么时候升上来了,他的背影清晰起来,投在地上的阴影又长又冷。他,仍是一动不动,仿佛要站成一尊雕塑。 一种沉静的美。 仿佛有一种声音,从未可知的地方传过来,呼唤着我。我不由自主地移了脚步,朝那奇怪的背影挪动。 月光清冷得近乎神秘,那个背影清冷得近乎恐怖。我每往前移一步,心中的惶恐就增加一分。但是那个声音不停地呼唤着我,我不能抗拒,我不能自持。我害怕得近乎窒息,但是我仍然在靠近那个背影。 此刻,我就站在那尊“雕塑”身后,一种冷冷的感觉袭遍全身。那种奇怪的呼唤声忽然消失,我害怕得发抖。我想往回跑,但怎么也迈不开腿;我想尖叫,但声音被卡在嗓子眼。我慢慢的要晕过去。 但是我的眼前忽然又什么东西闪了一下,那个背影一下子转过来,面朝着我——惨白的脸,在月光下发着惨淡的光。 我盯着他,一眨也不眨。他那两只黑洞洞的眼睛阴色森森。他举起了手,似乎想抓住什么,但是轰然一声巨响后,他消失了。地上湿漉漉一滩水,一团紫色的雾气同时升起。 我没有晕过去。

21st Sep 2012
Wu ti

无题

Etre/2008.01.03 Paris 人生有的时候真的很奇怪,看起来阳光大道,却不知道后面有暗沟在等待;看起来雨欲来风满楼,却不知后面会是柳暗花明。人生必须时常警戒自己,因为今日的辉煌可能就是明日失败的伏笔;人生必须时常戒骄戒躁,因为今日看起来不起眼的人物可能就是明日最春风得意的那一位。人生其实就是金字塔,越向上走选择反而越少,稍有不慎就可能就从云端摔下。

Pages: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