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两个世界中游走

Etre  09/07/2006 于南通乡下

从香榭丽舍大街到南通的乡下,从灯红酒绿到小桥流水,我在两个世界中游走。在那个世界里,没有人真正的知道,这个世界的模样;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人真正的知道,那个世界的模样。

南通的乡下,有时安静但是也可以嘈杂无比,白日里有无数的声响,夜晚凌晨一两点的时候,仍可以听见远处狗吠的声音。去往南通城的路上,无数的灰尘,行人,和凌乱,回来的时候脸上身上一层灰。

这是生我养我的地方。翻看以前的照片,小学的,高中的,觉得很感慨。那个时候,少年意气,发誓要冲出农门要做出一番翻天覆地的事业。高三时的一张照片,斜靠在教室前的栏杆上,面容疲惫,好似在深山野岭里关闭多日的猴子,与世隔绝,但是眼神又是多么的坚定。如今的我,在外面经历了这么多风雨,面容渐老,只想问问自己,还需要漂流多久,还需要多少的困难需要我去克服。

那个灯红酒绿的世界,不属於我,霓虹灯再怎么耀眼,都进不了我的梦乡。而这个曾经养育了我十几载的世界,对於我来说,竟也开始陌生起来。这里的人,世风已不似早些年那样纯朴,金钱迷晃了许多人的眼睛,而邻里乡间,无数的长舌妇,聚在一起,论长理短,好似时间可以永远这般挥霍下去。

我爱我的家乡,这是我的根我的源,可是每次回来,觉得很多地方已经与她不相融。想当初,特地选了离老家很远的北京读书,只是觉得,有点”浪迹天涯“的感觉是一件有些悲壮的事情,而我,想要这种悲壮这种只可以前进不可以回头的气概。97年的时候,一个人拎着一个大行李箱和几个行李包,千辛万苦的赶到北京,那时候的我,多么的年轻啊,还记得在校车里看窗外的北京的那种激动和期待。如今,一晃9年匆匆而过,中间我经历了多少事情,遇见了多少人,有过多少迷茫,然后奋起的时光。

在两个世界之间,我永远在行走在路上。一直觉得,自己的肩上是有很多责任的,很多时候风雨迷糊了眼睛,只能和自己说,你需要坚强一些,再坚强一些。一直觉得,自己也是很幸运的,本来我完全会如同乡中无数的同年龄的女孩子一般,成为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农妇,早早结婚,生子,然后同一块薄田奋斗一生。可是在很多关键时刻,如同神助,我竟然闯过了许多关。也许,这就是我的命运,什么时候都需要自己去为自己争取,虽然中间的历程很艰辛,但是我最后仍然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知道这算公平还是不公平。

经过南通城的时候,发现很多新的建筑,新的体育馆,新的百货大楼,新的家居花园,有家乐福,有必胜客,有电脑城……而城里的中产阶层也正在生成状态中。而南通的乡下,也正在进行着” 还田为厂“的城市化进程。南通,如同整个伟大的国家一样,正在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我为这种变化激动和高兴,但是,经济的发展,是否一定需要重复西方国家曾经犯下的错误,也就是,对环境的污染?

游走在两个不断变化的世界之间,我听见行囊撞击大地的声音,就如这两个不断变化的世界一般,我也永远不是原来的自己。犹如烈焰从火山喷腾而出,轰鸣声一路绵延,我想我的旅途一定不会很平静,但是我会试着把阳光装进自己的行李中,虽然它有时候很不听话。

Leave a Reply